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缘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日志

 
 

那时候(原创)  

2010-03-08 16:36:16|  分类: 往事悠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 缘

         那时候,冬天很冷,雪下的也大,几乎把那一排排低矮的茅草房都能淹没,雪壳子又高又硬,我们会在那下面挖一个个雪洞,几个雪洞连起来就像地道一样,我们会猫着腰低着头和小伙伴们一起捉迷藏,你追我躲的一点也感觉不到寒冷。那时候我们会踩着雪壳子就上了房顶,把房上的雪扒开会找到爸爸在深秋的时候藏在那里的红色的山菇娘,经过了霜和雪的洗礼,那些冻的山菇娘很好吃,甜甜的还有那么一点点苦味,那是我们冬天里最好吃的水果了。而今,山菇娘很少了,已经被人们做为药膳,10几元一斤呢,据说治疗糖尿病很有效果,我在二姐家会看到他们的朋友送姐夫的,每次我看到那些山菇娘都感觉那个亲,也吃上几颗但远远没有那时候的好吃。

    那时候,寒假时间特别的长,要放两个多月的时间,因为学校没有烧的,所以在12月中下旬就放假了,寒假里的作业就一本,那是全国统一的,有30页,每一页上都有年、月、日,就是每天只能写一页,我最喜欢那时候的寒假作业本,那是彩色的,有花花绿绿的图画,算术和语文,还有一些常识的问答题,一天一页很轻松的就做完了,大部分的时间是走出去和小伙伴们一起玩。那时候学校布置的寒假作业就是捡粪,每个人在假期里要捡20-30多筐的粪,堆在学校的牛棚附近,我们都非常的认真,每天写完那一页的寒假作业就拉着爬犁,爬犁上面放一个筐,大街小巷的去捡粪,自己在自己捡的粪堆上要做个记号,免得弄错了。整个寒假村里的街道和胡同都看不到粪,有的同学起早捡,要是出去晚了就都被人捡没了,有的时候要傍晚再出去一次,那时候的牲畜都是散养,所以随时随地都可捡到粪的。而开学的时候,学校的粪堆就会像山一样的高,这些粪在春天里会送到校田地里,多余的就会支援各个生产队,等冰雪消融的时候,地里能进去人了,人们就把那一堆堆的粪用锹扬开,再用犁杖翻地,粪肥就被埋在土地下了,庄稼在农家肥的作用下长势好,土地在农家肥的作用下更加的肥沃、松软。虽然那时候的粮食产量没有现在的高,颗粒没有现在的大,但那可是纯纯的绿色的没有一点污染呀,那时候的人们都不知道什么叫“化肥”。

那时候(原创) - 心缘 - 心缘    那时候,我们玩的是跳皮筋,打口袋,踢鸡毛毽子,还玩猪羊牛的嘎啦蛤,嘎啦蛤是猪羊牛后腿的一个关节骨。嘎拉蛤家家都有,涂上红色的钢笔水就更漂亮了,年头越久嘎拉哈就被磨的越加的光滑洁净,最喜欢的是羊的嘎啦蛤,小巧、好看,要是有四个或六个羊嘎啦蛤那就会整天揣在兜里,走到哪都可以玩,即使在下课的时候也会在课桌上玩上十分八分钟的。跳皮筋多半是在夏季里,穿的少,灵丘,最高级是两个人把皮筋高高举起,跳的人用手把皮筋向下一拉再一松开,在皮筋的弹力作用下快速的用脚勾住,于是开始跳起来,边跳还边唱着歌谣:“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勤劳的人在说话,请你马上就开花,就开花!”在文革时期,跳皮筋的歌谣变成了:“斗、斗、斗!斗倒刘少奇,刘少奇披狗皮,王光美咧大嘴,咧大嘴!”在大大的月亮地里,村里的孩子会聚集几十个在一起分好多的伙,有玩跳大绳的,有玩捉迷藏的,还有的玩那些要“红鹰”的游戏。跳大绳是两个人在两边摇一根大绳,第三个人从一侧跑上去,随着大绳不停的摇就开始跳,在大绳着地的瞬间会高高的跳起来,在大绳摇向空中的瞬间脚就落地一下,有节奏的一起一落,女孩的两条辫子也随着飞舞跳跃,很是漂亮和壮观。每当这样的夜晚小村就沸腾了,大人们从来不会大呼小叫的找孩子们回家,直等到孩子们玩够了,玩累了,玩的满身满脸都是汗才回家睡觉,男孩子在梦里还会喊着:“冲啊,杀啊!”的口号------。

    那时候,看电影是最美、最快乐的事情。电影都是露天放映的。头几天全村的人就会奔走相告,你告诉我,我告诉你,不知道要告诉、要听到多少遍:这几天要放映电影了。那时候的电影就那几部,《地雷战》、《地道战》、革命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红色娘子军》等等,每个片子前都要先放一些记录片,像毛主席接见红卫兵了等等,反复的放映,百看不厌。冬天里,抱一捆毛草坐在上面,银幕的正面反面都是人,冻的手脚都麻木了也不肯回家,那里面的故事情节几乎都能背下来了。现在的我每当看到那些老片子就感到亲切无比。

    那时候,吃的水是大井的,高高的井台,一把辘轳,一个大大的柳罐斗,人们就一下一下的摇那个辘轳把满满的一柳罐斗水摇上来在井台处把它提起来倒在自己的水桶里,再用扁担挑回家倒在大缸里。冬天,井台到处都是冰,很滑很危险,井口也会挂满了冰,到了柳罐斗下不去的时候就用冰川子把井口周围的冰川掉。每当这样的日子,爸爸或哥哥挑回家的水里就都是冰块,有大块的,小块的,我们会把手伸到水桶里抓一块,放到嘴里嘎嘣嘎嘣的嚼着,好吃,比现在的冰点还好吃呢。每逢正月十五成群的孩子会跑到井沿去“咕噜冰”,大家站成排从井沿的上面扒下然后一个一个的滚下去,边滚边反复的说“咕噜冰,咕噜冰,腰腿不疼!”。夏天,从那深井里打出来的水叫“井拔凉水”喝一口真是解暑又解渴,有时候我们把从菜园里摘下来的黄瓜洗干净泡在“井拔凉水”里,过一会儿再吃,黄瓜那淡淡的清香,凉凉的那个爽口呀!

    那时候的事和现在的事真是没法比,那时候的人和现在的人也没法比。虽然那时候没有现在富裕,生活水准没有现在高,那时候的孩子没有现在的孩子用的、穿的、戴的、吃的好,但那时候我们没有背过那么沉重的书包,没有写过那么多写也写不完的作业,没有吃过那么多有毒有损于健康的食品。

    那时候,好!也不好。现在呢,好!也不好。

  评论这张
 
阅读(463)| 评论(5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