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缘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日志

 
 

怀念我的母亲(原创)  

2011-02-14 17:25:48|  分类: 亲情无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正月十三,是母亲的祭日。

      十年前的今天,母亲撇下两代儿女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她去了天国和爸爸团圆了。在漫长的岁月里,我不曾感觉母亲的离去,她一直在我的心里、在梦里,在那一个个无眠的夜里走向我------那雪白的头发,弯腰姿势,那慈祥的面容,那柔和的瞩望我的目光一直望进我的心里,让我泪之汪洋------

       为了祭奠母亲,我把有关写给母亲的文字发表在这里,以告慰她的在天之灵------

    

                                                                我的母亲(原创)

    母亲去了天国,她和父亲团聚了。但留给儿女的却是无尽的思念和哀痛,没有母亲的日子成了我人生历程中最痛苦、最孤独、最难熬的日子。由于刻苦的思念,我眼前总是能看到母亲孱弱的背影,夜晚,我常常感到有一只手抚在我的肩头,问我冷不冷?那是母亲的手,是母亲从天国回来看我了,我便起身从我的宿舍里跑出来,跑到母亲曾住过的病房,允吸母亲的气息,寻觅母亲的身影,我脑海的屏幕里永远定格的是我那白发苍苍的母亲______

    在那艰难困苦的岁月里,在缺衣少穿、缺粮少米的日子里,母亲用她那不多的乳汁,用她的精打细算,用她的智慧哺育着我们。在我们家里,好吃一点的东西母亲永远都不爱吃,饭菜不够的时候母亲永远都不饿,家里的活母亲永远都不舍得让我们做,父亲干活回来,我们放学回家饭永远都是等着我们。母亲对父亲的照顾是无微不至的,父亲天一亮就要下地干活,母亲总是天不亮就起来,尽一切所能让父亲把早饭吃饱、吃好,别饿着、别渴着,然后再给我们准备早饭,喂猪喂鸡,每天母亲都不停的做这做那,从没见母亲躺过一会,家里的事也从不让爸爸操心。母亲常和我们说:父亲从小就没爹没娘的,吃了很多的苦多可怜,要我们好好的孝敬父亲。所以我们家好吃的从来都先给爸爸吃,妈妈从来尝都不尝,以至于我们长大后回家买东西都送给爸爸,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好的东西永远都给爸爸。

    母亲对她的儿女们更是百般的呵护,细心的照料。夏天的夜晚,蚊子、跳蚤咬得我们睡不好,母亲不知要起来多少次,给我们驱蝇虫、抓跳蚤,冬天的晚上,母亲要起来挨个的给我们掖被角,母亲永远疼孩子,爱孩子,对她有过帮助的人一辈子都会记得。听说哥哥几岁的时候病的很严重,体温都没了,眼看就要死去,家里没钱给哥哥看病,母亲急得团团转,她把家里她认为所有好一点的东西都包起来挎在胳膊上,抱起哥哥去了医院,她把东西放在医生的面前,求医生先给孩子用上药,然后她去卖东西还药钱,医生被母亲感动了,破例免费给哥哥打了一针进口的盘尼西林。就这一支药救了哥哥的命,母亲总和我们说起那个不认识的医生,他姓兰。解放后,母亲去过好多家医院找过那个医生想报答他,可已经不知去向了。我八岁那年病的很重,几天没吃东西了,家里一点好吃的都没有,一点细粮也没有,母亲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最后她狠下心去向吃供应粮的一家借了一碗白面,回来给我烙了几张馅饼,那馅饼可真是香,我吃了好几张,妈妈可乐开了怀,因为不管她怎样为难我总算吃东西了。我们的家母亲永远都把它收拾的很整洁,我们的衣服尽管都有补丁,但永远都是干干净净的,村上的人没有不夸奖我的母亲的。

    母亲的智慧在于她遇事不惊,多大的事情她都会有办法。在一个初冬的傍晚,村里的一个五岁的小男孩掉到了离我家不远的河塘里,是五岁的哥哥发现的,他告诉了母亲。母亲冲出家门,跑向河塘,看那孩子在水里翻滚,她来不及呼喊别人就往水里下,母亲下了一半还没有到底,她觉得自己下去不但救不了孩子也得淹死,就又爬上岸来,急中生智,看到河塘边到处都是高粱秸,她拿起一根伸向水面,大声的喊那孩子:“快抓住!抓住你就有救了!”那孩子抓住了水中的高粱秸,母亲轻轻的“嗖”的一声,把孩子拉到了岸边,当她死死的拽住孩子的时候,她再也没有了力气,才开始呼喊别人,就这样母亲用一个高粱秸救了一个孩子的命。还有一次是在寒冷的冬天,母亲看到邻居家的窗户和门都往外冒烟,她觉得不好,就开门看看,一看,满屋子的狼烟,火马上就要上到房顶了,母亲顾不得一切冲进屋里,先把睡在炕上的孩子抱出来送到我家,再跑回去用缸里的水把火熄灭,孩子保住了,房子也保住了,母亲却连累带吓好几天起不了炕。我家对门的邻居,冬天为了取暖搭个炕炉子,母亲再三的让他们在炕沿上做个栅栏,免得孩子在炕上玩耍是掉到炉子上烫着。可是一般的农家都是马马乎乎,也没在意母亲的话。一天,母亲正在家里做活,突听对门的孩子一声惨叫,母亲放下手中的活冲进去,看到了悲惨的一幕,炕炉子上煮着大馇粥,没有盖,那四岁的胖孩子在炕上玩耍时一头栽到了锅里,她的母亲吓得坐在地上不能动了,我的母亲一把把孩子从锅里捞出来,用被包上,扛起来就往医院跑,那时的母亲已近60岁了,村卫生院还在山坡的下面,母亲跑到医院把孩子交给医生又连忙去找孩子的父亲,让他赶快找车往县医院送,一切都是母亲做主,一切都听从母亲的安排,孩子在第一时间送到县医院,医生说,再晚一会那孩子就会没命的。现在我还记得那个很胖的女孩子,她和我的大侄女年龄差不多,姓李,叫小六子,前面没有了头发。

    母亲八十岁那年病了,声音沙哑、咳嗽、咳痰,经检查确诊为中心型肺癌,我们悲痛欲绝,不想把这么可怕的消息告诉她。可母亲从来不问她的病情,一向都是很乐观的,像没事一样,或许她知道自己的病情,怕我们担心?或许她真的什么都不懂?真的以为自己没事?不,母亲那么精明的人,什么事一看就知道八九。一次她和我唠嗑证实了她的心态。母亲和我说:“你在医院工作,应该知道人都得有死的那一天,哪有不死的?”我点头说是,母亲说:“说不上哪天妈也会死,你从现在起就要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你接受不了”,我立刻就哭了,母亲也哭了,她说,最不放心的就是我,怕她走了我太孤独,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不知道怎样来安慰母亲,可母亲却安慰起我;“你都40多岁的人了,除了干好工作,业余的时间学会放松自己,搞好娱乐,玩一玩,免得寂寞。”这就是我的母亲,她什么都懂,她病的那么重却还想着我,我想,为了母亲我也要坚强才是,我要给母亲最好的护理和治疗。由于母亲一直都很乐观,积极的和病魔作斗争,她说,病的东西你不怕它,它就会怕你,是的,医生说过,母亲最多能存活半年,可我的母亲却多活了一年,这是和她乐观、积极的心态分不开的。我很敬佩母亲的精神,癌性的疼痛是一般人都无法忍受的,可母亲从没说过“痛”,只看见她的止疼药不断的加量和加次数。她说她很幸福,很满足,她每天都收拾的干净利落,每天都是灿烂的笑容,只要能坐着就不躺着,她的美好形象一直让我的同事们感动,直到今天,大家仍然记得母亲白白的头发,灿烂的笑容。母亲整个患病期间,我们一直都是欢声笑语,我们不想把悲哀带给母亲,也是母亲所期望的,我们每天还象小时侯一样,编谜语,讲故事,打扑克,母亲永远都是微笑着的,她没有像其他的患者那样痛苦,给母亲创造良好的养病氛围是我们姊妹共同的心愿,也是减轻母亲痛苦的一剂良药,我们做到了,而且很成功!

  母亲在没有痛苦,没有悲伤,没有遗憾的情况下静悄悄的离开了我们,尽管留给我们的是不尽的思念,但我仍然为我拥有这样的母亲而骄傲!

  今天,母亲已经静静的坐在了岁月的高处,已经和永恒化为了一体,成为美好与慈爱的化身!母亲,您仿佛还在我的身边,听我轻轻朗读自己的诗篇,在您无声的微笑里,我看到,阳光为您的周围镶上了一圈金色的光环!您弯腰的姿势我还清晰的记得,您雪白的头发,使我感到您的圣洁!此时,我仿佛又看见了母亲,在笑望着我,一直望进了我的心里,我的内心已成为泪之汪洋!母亲,灌溉我一生的是您的血,瞩望我一生的是您温柔的目光!

 

               昨夜,母亲向我走来(原创)

 依旧穿着那件棕色的毛衣,上面罩着二姐织的那件深棕色的漂亮的马甲,依旧是那慈祥的面容,母亲抿着嘴笑盈盈地带着款款深情向我走来______

我卧睡在床旁,面朝里背朝外,母亲把头从我的后背伸到胸前仔细的端详我的面容,好像在辨别这是不是她日夜牵挂思念的老闺女,我看到了母亲那雪白的头发,母亲轻轻地轻轻地在我的脸上亲吻了一下______

我蓦然惊醒,想用双臂紧紧搂住母亲但搂住的是我自己的身体,我不敢动,一动不动连眼睛都不敢睁,生怕动一下母亲就会消失了,我感觉母亲紧贴着我的后背坐下了______

我一翻身坐了起来,睁大睡眼惺忪的双眸也没看见母亲的影子。我向着门口向着窗外望去,夜很深了,喧闹了一天的城市已经安静地睡着了,远处偶有汽车行驶也是渐行渐远,我无奈的躺倒在这漆黑的夜里,久久不能入睡______

母亲陪伴我整整43个年头,我是母亲在38岁那年生的最后一个老孩子。听母亲讲我出生时正是58年大跃进的年代,家里一粒米都没有,哪有奶水滋润我成长?在我出生的第三天母亲告诉父亲说这个孩子恐怕不行了,父亲不甘心说投奔咱们来的一条生命怎么的也得找医生拿点药吃。于是半夜里,父亲拿着一把镰刀(防备夜路遇到野兽)冒着严寒穿过长长的羊肠小路在天亮后赶到一个郎中的家里,买了一小包药面,就是这一小包药面使我活了下来。以至于在父母晚年的时候他们常常念叨着:“得老闺女记了,这看病吃药打针护理样样到床头!”每每看到父母那满意的笑容我就从心里感到欣慰。

从我记事起母亲的头发就白了,那是因为战乱贫穷饥荒年代艰辛艰苦的生活使母亲过早地衰老了。我不曾见过母亲年轻的容颜,只听父亲在临终前告诉我们母亲年轻时是出了名的美人儿。上学后每当我去小伙伴的家里玩,看到她们的妈妈那么年轻(她们在家是老大她们的妈妈都不到30岁)我就开始担心和害怕,总是在夜里睡前搂着妈妈的脖子问:“妈,你能死吗?我害怕你死!”妈妈总是笑呵呵地说:“傻孩子,妈不会死的,妈怎么也能活到你姥姥73岁的年龄吧!?”我就掰着手指头算,妈妈73岁的时候我也30多岁了,心里便有了些许安慰。

母亲一生最挂念的就是我。当哥哥姐姐们都相继成家立业参加工作了,我刚刚高中毕业,不到17岁的我回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母亲担心那么孱弱的我怎么能承受了那么繁重的体力劳动。看到我被晒黑的脸庞,被锄杠磨出了血泡的手指母亲心疼的直落泪______最让母亲操心的是我那不幸的婚姻,那对母亲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和多么残酷的折磨!看到我日渐憔悴的面容,看到我弱不禁风的样子,母亲痛苦着无奈着。多少次我半睡半醒的时候听见母亲在低声的哭泣,囔囔的自语着:“可怜了我的老闺女,可惜了我的孩子,那么聪明怎么就没看准人呢?嫁了这么一个酒鬼疯子,把俺闺女折磨得跟血人似地,可惜了可怜呀______”每当这时我的泪水就会默默地顺着眼角流下来,我知道那泪水一定也流到了母亲的心里______

母亲在80岁那年病倒了。陪伴护理母亲的日子成了我最幸福的时光,我仿佛又回到了从前,回到了小的时候,我常常会在夜晚钻进母亲的被窝,或把一只脚伸到母亲的被子里,躺在母亲的身边是那么安稳安全。本来神经衰弱失眠靠药物镇静助眠的我在母亲的身边不用吃药竟会睡的那么香甜。母亲或许知道自己的病情,常常像唠家常一样劝慰我:“人呐,都得死,哪有不死的?妈早晚也得死,你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多找些乐事玩玩,别太委屈了自己______”母亲的话想起来我就心酸,此时我的泪水已经不知不觉地滑落在了这黑色的键盘上_____

母亲离开我已经10年了,隔了这么久的岁月我依然能感受到母亲对我的牵挂,不然她怎么会在寂静的夜晚来到我的床边深情地凝视呢?

 

 

                                                   小花被 (原创)

      
           小花被(原创) - 心缘 - 心缘

   我一直收藏着一条小花被,尽管它和我的居住环境、我的衣着用物是那么的不协调,可我仍旧舍不得遗弃它。

 小花被是母亲留给我的,它有几十年的历史了。

 昨天,收拾衣物时我又一次把它从箱子底层拿出来,用手摸摸有些发硬了,再看布面有点微微发黄,那是年久搁置的缘故。我把它展开,那是一个有四尺长、三尺宽的大红花的小被,因为布面窄,旁边还帮了一条颜色相同但图案不同的花布面。我小心翼翼的把还是母亲缝制的针脚一点一点地拆开,里面露出了破旧的被里,那是由破旧的面袋子,破旧的布片缝制起来的被里,上面缝着密密麻麻的针线,我知道那里面一定是碎棉花絮的,要不怎么行的那么密集呢?我又一点点的把那行线拆开,里面果真是碎棉花絮的,但岁月已经把它们粘合在了一起,我的心一阵酸楚,现在我们扔掉的、淘汰的远比那时的不知道要好多少倍呀!

我清楚地记得小花被面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嫂子生小孩时,村里的人们给嫂子下奶送来的礼物,那四尺长的花被面该是比较大的礼了,一般的都是送二尺半给孩子做小被用的。那个年代物质相当的匮乏,所有的东西都是按人口供应,买布要用布票,买肉用肉票,粮食豆油等所有的物品都是凭票供应。像这样好看的花布是紧俏商品。嫂子接了好几块这样的被面,就拿了两块大一点尺寸的送给母亲,让母亲做个褥子什么的。母亲高兴的把它做成了不大不小的被子,放在被架上和我们那陈旧的被褥相比它是那么的光彩夺目。我们一直都不舍得铺它盖它,只有侄女或侄儿在我们的炕上睡觉时,母亲才把它拿出来盖在孩子的身上。

 在以后的岁月里,母亲一直把这个小花被作为白天休息时盖在身上的小被。后来生活很好了,母亲的被褥嫂子给更换了好多茬,但母亲一直都没淘汰这个小花被,或许是因为它是嫂子当年在物质紧缺的时候送给母亲的礼物,或许是母亲节俭贯了不舍得丢弃吧?那年,母亲生病住进了我所在的医院,在病情得到控制好转的时候,母亲把小花被拆洗干净,一针一线的缝好,让我在白天休息时盖它。我知道母亲和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不会太长了,就悄悄的把它拿到我的宿舍放了起来。

 在母亲离开我的岁月里,小花被成了母亲留给我的唯一的纪念,我常常把它拿出来静静的看着,思绪就会飘向远方,母亲的音容笑貌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那柔和的目光,雪白的头发,还有那弯腰的姿势永远都定格在我的脑海里------。

 今天,我把小花被连理带面都拆洗了,尽管它很破旧,可我依旧按照原来的样子,用原来的碎布做理,学着母亲的样子,带上老花镜,把针和线举到阳光下穿针引线,一点一点的缝制好,然后我把它慢慢的盖在我的身上,哦,好温暖啊!

   小花被藏着悠悠的岁月情,藏着我绵绵的思念,也藏着母亲那浓浓的气息。

     小花被(原创) - 心缘 - 心缘

  评论这张
 
阅读(469)|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