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缘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日志

 
 

涓涓流淌的友谊(二)(原创)  

2011-02-22 16:32: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缘

       岁月悄悄地流逝着,而友谊却在不经意间诞生着----

       1968年的夏天,“文化大革命”的风暴席卷全国,在那个“火红”的年代里,我认识了让我们彼此记忆牵挂了四十几载的好朋友——红。

       红的全家是从西安公社搬到我们这儿的,就住在我家后院刘铁匠的东屋,那年我10岁,红11岁。那天妈妈领着我们几个孩子去刘铁匠家拉磨,红的妈妈看着我们家好几个女孩就问我的妈妈有没有上小学四年级的,而我刚刚上四年级,于是我和红的友谊就从这里拉开了序幕-------

      红是新同学,于是我每天都去找红一起走在上学的路上,下课了我唯恐红孤单总是拉着红和我们一起跳皮筋打口袋。放学我们也一起走,红也常常来我家和我一起扒在炕沿上写作业,然后一起出去玩,我是红来到新学校第一个认识的小伙伴,自然我们就成了好朋友。挖野菜,采野果,捡秋地,到处都有我和红的足迹。我和红常常来到一望无垠的田野里,时而采摘野菜,时而就地而坐,不知为什么和红总有说不完的话儿,在学校和家里我们都是不爱说话的孩子,但只要和红在一起就有说不完的话-----记得有一次我们去挖菜,就坐在那田间的地头上,一直说到太阳落山了天快黑了,两人竟一棵菜没挖。我记得红说:“我们要永远在一起,等长大了成家就住对面屋----”我说:“最好咱们住南北炕-----”红说:“她长大了想当教师”我说:“我想当护士!”红说:“那我也当护士吧!”我说:“要不我当教师吧!”反正咱俩无论干什么都要在一起。看了一场电影《宁死不屈》我们两就成了那里的两个面对敌人宁死不屈服的女孩,红问我:“你能做到吗?”我说:“能”我问红:“你能吗?”红说:“你能我就能!”于是在渐渐长大的岁月里我们就这样在不自不觉中彼此鼓励着,奋进着-----

       1970年我们小学毕业升入初中,我和红非常担心上初中后能不能分在一个班。当我们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迎来了新学期,当老师点着个个班级的学生名单时,我俩那颗悬着的心啊激动的跳个不停,我回头瞥了一眼红,红抿着嘴在偷偷的笑。下课后,我和红跑出去拉着手高兴的一阵蹦跳,我们又分在一个班了!

       依旧是每天形影不离,依旧是天天一起写作业,一起玩耍,一起挖菜------初中时期,我们赶上了复课闹革命。学校开始正规上课,我们都开始孜孜不倦地学习着。因为升高中是要考试的,要经过全公社统考后在6个初中班近300名学生中只收两个高中班90名学生,这个升学的比例对每个学生都是有压力的。我每天都担心能不能考上高中,红也担心她会不会落榜?尽管我们俩在班级学习成绩都是佼佼者,但考试无常呀!于是在初中最后一个学期里我和红放学后基本不出去玩了,就在一起学习,一起背诵那些繁多的公式定义,还比赛看谁背的多背诵的快,然后互问互考,纠正错误确定题意。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大红的榜张贴出来的时候,我和红不仅榜上有名,而且成绩优异!我在全公社排名第四,红排第八。我们又是一阵欢呼雀跃-----随之而来的不安是我们还能不能分在一个班。

       开学了,当老师点名时,我和红的心一起激动跳跃着,甜美、快乐、幸福充盈着两个少女的心,我们又分在了一个班!是巧合还是缘分让我们从小学开始在若干次分班时竟然没有把我和红分开!红说:“我们俩就是有缘!”我说:“以后我们俩会永远在一起,直到老了白发苍苍------”我和红还有一个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成为同桌。农村中学读高中的女生很少,我们班只有10名女同学。好多男生能同桌,女生同桌的可能性没有。于是我和红商量着,第一次大着胆子去了老师的办公室。班主任杨老师看着我们俩个腼腆的女孩问有什么事,红让我说,我让红说。最后是红说一句,我说一句,把我们俩的心愿和友谊向老师倾述-----或许是我和红纯洁的友谊感动了老师,或许是老师太理解我们女孩的心思,竟然让我和红实现了这个愿望。本来我的个子矮,红比我高一些,我只能坐在第一排,而红该坐三排以后的。但老师却破天荒把红和我排在了一桌而且在第一排就坐。我和红快乐的像两只小鸟,一切照旧,风雨不误的一起上学,一起放学一起写作业,挖菜、捡秋地----

       红长的越来越靓丽标致,身材摸样都很好看。当京剧样板戏在全国普及的时候,学校成立了宣传队,专门排练样板戏。红成了学校里的名人儿,她的嗓音高,专唱铁梅、常宝、阿庆嫂,那动作、表情、身段、嗓音让我羡慕不已。排练完成就去各个乡村巡回演出,高中阶段红几乎没有时间上课学习,除了排练就是演出。红烦着呢,她不愿意去宣传队,她多想坐在教室里和我一起学习呀!但学校的命令不能违反,那可是政治问题。红的样板戏越唱越好,演技也越来越高,她是十里八村出来名的“铁梅”“常宝”“阿庆嫂”。但红的学习成绩是跟不上了,即便回来上课老师讲的东西红根本就听不懂,好在那个年代也不讲究学习,什么“白卷英雄”“两手老茧上大学”“黄帅”等冲次着我们的学业。只是老师还认真的在讲课,我坐在第一排自然听的好,又没有什么打扰所以学习始终没有落伍。

      毕业了,我回乡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红也去了另一个生产队劳动,虽然不在一起了,但每当雨休农闲时我们还会聚在一起,说说笑笑-----一天红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到了一本很厚实的手抄像是算命的本子,那上面密密麻麻的字都是繁体的,好多我都不认识。那是用自己的名字笔画怎么加减乘除算出来的然后一个字一个字拼在一起就成了一句话或一个成语或更多字词------我们俩没有白天黑夜的抄着,她抄前部分,我抄后部分然后组合起来。当时我的名字笔画拼出的结果是:“一条明路直连青天,半途而废可惜可怜!”而红的也不怎么好。我没有在意这句话,只是默默地记在心里。后来红的名字由红该为宏,再后来又由宏改为弘。现在红用的依然是这个“弘”。直到今天想起来我算出的那句话还真的挺应验。而红可能是因为改了“弘”在以后的岁月里生活平稳无坎坷-----

       后来我考上了民办教师,红去了邮局当话务员,每当红值夜班的时候我就会去陪伴红,在那值班室的小小土炕上,两个从小学一起走过来的女孩依旧是那么纯真无暇的在一起谈天说地,友谊和快乐洒满了那个小小的话务间------

       1977年国家恢复考试制度,我们一起迎接着考验。由于我上学的时候功课较好,而后又教数学课,自然考试一路顺风考取了中医药学校护理专业实现了自己当护士的理想。而红高中的课几乎没学多少,她落榜了。我即将走出农村来到城市,由农村户口转为城市户口,由农民转为国家干部。而红却留在了农村,这是我们从小到大第一次分别,我和红都哭了,我多么希望红能和我一起再去上学,还在一个班------

       在分别的日子里,我们书信往来,红总是鼓励我好好学习,有几次还在信封里夹上2元或5元钱来贴补我。当我看到同学们都争着抢着去购买白色塑料底的懒汉鞋时,我想红一定也喜欢,那是当时最时兴的鞋子,农村根本买不到。于是我省吃俭用攒下了仅仅3,8元一双的懒汉鞋给红寄去。那时我每月的生活补助费是17,5元.连吃待用就是这些钱。红接到了那双鞋没有舍得穿,在我放假回去的时候做为开学的礼物又送给了我,她说,我在城市读书一定要穿的好点。

       毕业了,我分配到我们的县人民医院工作。这时红也随着父母迁移到县城待业。我们又在一个县城了,虽不能天天相见但我却在休班下夜班的日子骑上自行车去找红-----

       我结婚的时候没有通知红,我怕红还要跑到农村去送我,还为我花钱随礼。而红结婚竟然也没告诉我,也怕那些------多么的傻呀,那么好的朋友竟然不在婚礼人数之内,没见过,不知道咋想的----直到今日我和红依旧不能理解当时我们的情怀和想法。我是冬季结婚的,结了婚家里什么都没有,除了领回来的那一个月的口粮就再没有什么吃的东西了。那年月冬天根本就没有蔬菜,而我家连一个土豆都没有。那一天我上班回来,房东告诉我来了一个叫红的姑娘,给你送的东西在锅台上。我打开那个袋子,里面装有好多棵白菜心,还有土豆和萝卜------那一刻我很感动,时至今日我依然感动---红是多么的细心啊,她知道我需要什么。又过几日,红在我休班的日子来了,手里举着一个牛皮纸袋,里面装着花生果,满满一袋呀!红说她上班了,在水利局是单位分的花生果,她送了我一半。我生孩子的时候红又去了,满满一大筐鸡蛋外加5尺花布。那可是大礼呀,因为是深秋,那个年代啥都缺,鸡蛋也供应,我不知道红在哪里弄了那么多鸡蛋有100个。

      1986年我调离了家乡,和红又一次分别了。1987年春节我返回故乡看望公婆,仅仅五天的假日,我在正月初三那天按着红在信上写的地址找到了红的家,但门却锁着,邻居告诉我红去婆婆家过年了。看不到红我不甘心,坚决要找到红的婆婆家,于是我按着恍惚的地理位子七拐八弯的多方打听终于见到了红,我们仅仅在外面说了一会话,我走了,回头看一眼,红还站在那里,我的心一阵酸楚,不知何时才能再见面?

      书信往来一直是我和红在分开的日子里最好的联系。我的一起都通过书信捎给红,当我生活不如意,悲伤无助的时候我会给红写信,红总会在信里劝慰我鼓励我,让我振奋和欣慰------

      1997年夏季,当红得知我的婚姻不幸时,做火车倒汽车前来看我,我去距离小城30公里的佳木斯接站,可我来回走了几次就是没有看到红的身影,后来是红看见了我。红胖了很多让我几乎认不出来了,10年没有见面我们几乎互不相认了。红在我的宿舍里在那仅有的一张单人床上我们亲密无间的说了一夜的话------红患上了高血压病,头晕脑胀。我担心着,指导红怎样正确用药,还常常批发一些温和的降压中成药捎给红,鼓励红减肥降压。在可能的情况下我几乎每年都去看望红一次,我们的友谊就这样在岁月的时空里绵延着-----那年姐姐给我买了一双白色的品牌的半高跟皮鞋,捎来我后我却穿着大一号,姐姐说可以调换的,但我想红穿一定合适而且那么漂亮,于是我就给红捎去了------。红很朴实,从不在穿戴上浪费。我也常常看到好看的我喜欢的,红也能喜欢的衣服就一起买来红一件我一件但我不会买相同颜色的。红喜欢吃木耳,我在林区,于是每年给红捎木耳就是我的责任和义务了。去年我在姐姐病重期间去家乡参加另一同学孩子的婚礼,我特意让姐夫在山里买来的纯天然的木耳,(现在天然的很少了,大多都是木耳段或袋装木耳。)我急忙给红捎去也好看红一眼,只呆了10分钟拎了一穗红刚刚烀熟的玉米上车吃-----

      我和红从“火红”的年代里相识到现在已经整整走过了43年,在人生漫长的路途中,能拥有这么长久的友谊该是多么的不容易呀,而且这么多年来无论我们是朝夕相处的同学还是在相距较远的岁月里亦或是聚散一瞬间我们都珍惜并承诺着童年的诺言,永永远远在一起是我和红不变的情结和承诺。

      明天,我将再返故里,去看望我童年的伙伴,去重温逝去的岁月里给我们留下的那些美好纯真的记忆,为未来再续写一篇友谊的华章!

    

    

  评论这张
 
阅读(412)| 评论(6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