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缘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日志

 
 

母亲和二姨(原创)  

2013-02-19 13:52:32|  分类: 笔随心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又过年了,看到小字辈的孩子们都成家立业了,而且生活过的富裕,家家有房有车。春节期间他们开着车满世界的跑周游于各个亲属家,拜年送礼,忙的不亦乐乎。正月初二我们开着车去佳木斯给哥哥嫂嫂拜年,初三儿子和儿媳开着车去给黑河的岳父母拜年,初四哥哥一家开着车去三姐家团聚,初六外甥女们却开着车来给我拜年。看着这来来往往的孩子们,看着今天的幸福生活和发达便利的交通通讯设备,突然想起母亲和二姨,心中顿时生出了几分惆怅和酸楚------

      母亲和二姨在解放前夕分别于沈阳。当母亲来到北大荒,由于贫穷和落后,黑龙江——沈阳便成了遥不可及的相望。姐妹俩竟然有三十多年未曾相见,偶有沈阳的信件,母亲总是把信揣在兜里,一有时间便拿出来看看。我曾看到那信纸被母亲翻看的破烂不堪也舍不得丢掉,信中的每个字、每句话甚至每个标点符号都被母亲记的牢牢的。母亲只读过小学二年书,每每有书信来家,由于急切的想知道信中的内容总是催着哥哥姐姐们快点读信。而后他自己再接过信,放在煤油灯或阳光下仔细地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常常会读的声音哽咽,心酸落泪。那份思念,那份牵挂,那份专注的神情至今都印在我的脑海里------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信中说二姨要来我家了,母亲高兴的直流泪。大姐和哥哥对二姨有印象,我们这小姐三根本就没见过二姨的面。我们掐着指头算二姨距离来我家还有多少天,母亲更是焦急的等待着三十多年后的姐妹相见。终于等到了那一天,母亲早早把父亲打发去县里接站,好不容易等到了傍晚,只见父亲一个人归来,母亲立刻急的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父亲说车都过去了,没接到二姨他就急着赶回来了,母亲埋怨父亲应该在县城住下等到接第二天的车。晚上,母亲一口饭都没咽下去,只是一个劲的流泪,她担心二姨第一次来会不会走丢?她担心二姨赶不上车住在哪里?她的担心太多了----入夜,母亲一股急火就病倒了,连拉带吐发着高烧说着胡话---我们都吓坏了,父亲去卫生院把大夫接到家里,说是急出的“火连症”。第二天早上,母亲就起不来炕了,通往乡村的大篷车来了,我们都跑出去接站,我站在大队部那个最高的地方,看着一个一个从车后面慢慢下来的人,不知道这一车人里面有没有我最亲的二姨。最后一个穿着大裳的人我一眼就看到了,那一定是我二姨,她和母亲长的是那么的相像-----哥哥伸手把二姨从大篷车上接下来,我们姊妹几个一路兴高采烈的簇拥着第一次见面的二姨。哥哥怕二姨看到母亲生病上火赶紧告诉二姨母亲生病的原因。当二姨一脚踏进我们那个低矮的茅草房时,母亲竟一下子就起来了,老姐俩相拥在一起,几十年的思念牵挂今天终于相见了,高兴中带着心酸,笑声中带着哭泣------

      在以后的岁月里,生活逐渐好转,老姐俩每隔三年两载的就能相见,电话家家都安装上了,逢年过节在电话里唠唠家常诉说思念之情成了她们的家常便饭。

      直到2000年春节过后,80岁的母亲病倒了,那时二姨也已经85岁高龄了。她们已经有5年没有见面了,我们问母亲是否想见二姨,母亲却摇着头说:“不见了,我去不了了,她也走不动了-----”哥哥把电话线扯在母亲伸手就能够到的床头桌上,母亲体力好一点时就会给二姨打电话,二姨也频繁的把电话打给母亲。每每二姨来电话,母亲即刻就会来了精神,先清理一下嗓子,让声音洪亮些,再抖抖身子,让劲头更足些。母亲不让我们把她生病的消息告诉二姨,她说即便她走了也不让我们告诉二姨,为的是让二姨有个念想。

      2001年初,母亲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也离开了她一生中最为牵挂最为思念的二姨。

      2002年5月,我借公出的机会去沈阳看望二姨,看到86岁的二姨身体硬朗,耳不聋眼不花,那容颜,那语调,那步态,那神情,连同手上的血管走行都酷似母亲,我的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我扑在二姨的怀里就如同回到了母亲的怀抱------,入夜,我和二姨挤在一张单人床上,感觉是那么的亲切,仿佛回到了和母亲睡在一起的日子。二姨非常精明,她竟然知道母亲不在了,她说:“一听你妈妈总给我打电话就知道她的情况不好了,后来不接电话了,就知道一定是不在了-----”我哭着说:“没能让你们老姐俩见上最后一面真是遗憾”!二姨却说:“有什么遗憾的,活着的时候见了那么多次面,知足了,原来已为这一辈子都见不到了呢。”

       2007年我再次踏上去沈阳的行程,可迎接我的只有表哥和表姐了。二姨她在春天的日子里,在我去的头几个月走了。我和表哥表姐们拥在一起为没能见到二姨哭泣着,可我知道,二姨一定在天堂和母亲相见了,而且她们再也不会分离了-----

       回忆二姨和母亲聚少离多的岁月,感触她们一生的艰辛和不易,更加珍惜今日的生活,珍惜我们姊妹之间的亲情。同时在这欢乐的节日里仅以此文来祭奠和怀念我逝去的亲人们,愿他们在天堂里快乐幸福!

              

母亲和二姨(原创) - 心缘 - 心缘

                                                                      ( 母亲和二姨)

  评论这张
 
阅读(35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